习家口节制闸
新滩口泵站
高潭口电排站
长 湖
洪 湖
 
 
 
总访问量:
当天访问量: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荆州市四湖工程管理局 >> 新闻中心 >> 四湖管理局 >> 抗击疫情 >> 内容阅读
 
荆州市新滩口水利工程管理处殷汉文我们的“男保姆”

作者:  来源:局办公室   添加日期:2020年04月26日  ★★★
 

当听到“保姆”一词时,估计大家的第一直觉就是女的,而在我们新滩口水利工程管理处却有一位“男保姆”-----副处长殷汉文同志。在防控抗疫期间,他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保姆工作的琐碎、细致与耐心,也诠释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我单位地处武汉市与洪湖市之间的一个偏远地带,当首次听到“新冠肺炎”这个词时,我们都是陌生且好奇的,觉得离我们很远。当洪湖市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时,我们是惶恐、惊惧且不安的。但是我们的处领导却在第一时间给了我们有约束的自由空间和心理上的安抚。22日我处领导迅速采取有效措施-----封闭管理处大院。随即,管理处大院三个出入大门加固封堵,安排人员值守巡查,院内人员不得出院门,外来人员一概不得进入;每栋住户楼采取十户联防,洒扫消杀、体温检测排查等工作迅速且有序的安排下来。但大院封闭后,问题来了,因我处距离街道集市有近3公里路段,不能出门,院内人员生活物资怎么办?而就在我们担心和忧虑时,我们的男保姆出现了-----副处长殷汉文同志。他对每一位十户联防的同志们说:“院内人员有什么需求,找我。”就这一句“找我”,一辆自家的“小电驴”,便开启了殷汉文同志的“男保姆”之路。

我单位院内现居住人口34户,83人,因疫情影响,带着小孩回来和父母过春节滞留的、推迟返校的学生们,其中更不乏一些身体有基础病的孤寡老人。老人年纪大了,就有点小孩子脾气,记性也不大好,殷汉文同志既要安抚老人任性固执的性子,还要担心老人的身体状况。有些生活物资的需求老人一次性的记不全,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今天“小殷,帮我带降压药”,明天“小殷,帮我带盒健胃消食片”,再然后......殷汉文同志总是不厌其烦的记录、购买,亲自送到老人手中。甚至有的老人忘了付钱,殷汉文同志也是一笑了之,他总说:“ 我的父母走得早,因为疫情的原因,我才能有机会在这些老人面前尽一份在我父母那里未尽完的孝,‘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院内滞留在此的小孩,没有零食吃了,就会吵闹,他就耐心地与镇防控指挥部的同志沟通,辗转联系因疫情影响不能开门营业的商场负责人,让商场人员将小孩所需要的零食打包称好,带回院内,然后在外包装喷洒酒精消毒后,再亲自送到购买者家中。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居住在院内的柴米油盐酱醋菜了。为了减少人员聚集,镇政府每三天一次的菜品购买配送,都是他的“小电驴”往返于镇街道和管理处大院之间。有输入就有输出。我单位因地理原因,有些老人自己种着蔬菜。老人虽住在管理处院内,但子女住在镇街道,菜地的菜要带给子女,又是殷汉文同志和他的“小电驴”完成运输任务。

‘殷处,我家液化气没了,怎么办?’‘找我撒’。‘殷处,我家米没了。’‘找我撒’。虽是一些生活当中的零星、琐碎的事,但我们的殷汉文同志总能事无巨细的为我们这些住在院内的人员想得周到,落到实处。在这防控抗疫期间,往返于街道和管理处大院的殷汉文同志和他的“小电驴”,便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一抹温暖的春光。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的殷汉文同志依旧行进在他的“男保姆”之路上。

 
上一篇:我是党员,我要带头
下一篇:没有新闻